Detail

議政論政>> 施政辯論

陳明金 2017年度運輸工務範疇施政方針辯論

 

   2017年度運輸工務範疇施政方針辯論

 

     陳明金  2016125/6 

一、撥亂反正預防穿新鞋走老路

運輸工務範疇,過去留下不少爛攤子,司長上任近兩年,可以講,首先是一個撥亂反正的過程:公共工程方面,與私人承建商談判,重停工延誤的大型工程;土地方面,依法陸續收回一批閑置土地以及霸地,加強土地資源管理;人事方面,屬下10個局及項目組的一把手,超過一半換了人…… “新官上任三把火”,撥亂反正,值得支持,但如何預防“著新鞋行舊路”,不犯過去的錯誤?值得同司長共同探討。

二、關於公共工程

1.安全問題

首先是關於公共工程的問題,政府龐大的基建投資,提升澳門的經濟活力是好事。但是,如何保證安全與質量,科學預算與評審,盡量避免過去問題再重演,值得關注。今年19月,工業意外受傷人數是5,684人,其中15人死亡,建築、製造業佔了相當的比例。內地的企業,發生重大安全事故,必須追究刑事責任,澳門重大事故少有,但也經常發生人員傷亡,承建商除了保險等民事責任之外,基本不用承擔刑事責任。當年西灣大橋工程死亡多人、友誼大橋工程也發生過意外等,都是賠錢了事,根本起不到阻嚇作用。明年工程好多,例如:第四條通道工程更加複雜,如何避免發生意外?第一次用盾構法建下水道,在地下10米施工,如何保證水塘不穿窿,友誼大馬路不塌方、不影響澳門人飲水和交通安全?未來4年的大賽車會不會受影響?(332

2.評標問題

目前,政府工程的評標環節,基本是按照造價、工作計劃、施工期和經驗、廉潔誠信評分。廉潔誠信,往往只佔5分,有的甚至無這項要求,而工程造價,卻高達4060分,其中就存在漏洞。廉潔誠信,包括有無行賄、欠薪、僱黑工、安全事故等記錄,只限於5年內被法院裁定犯罪的行為。某些公司,雖然有這類不良行為,在現有的制度以及層層分判下,總能夠避開法律的制裁。加上多家公司聯合投標,分攤減少失分廉潔誠信對比造價工期短,高得分,就變得沒那麼重要。請問司長,究竟有甚麼辦法,進一步堵塞這方面的漏洞,懲罰害群之馬強化業界守法、講信譽、公平競爭的意識?

司長主導收回氹仔輕軌車廠,新造價翻了兩三倍,政府付出大量公帑,居民付出寶貴時間,是“兩敗俱傷”。過去的做法,是累政府、累街坊。司長撥亂反正,屬下官員大“換血”,如何體現新人新作風、新成效?面對工程的一系列問題,司長,有甚麼大智慧、新思維,領導全體工務範疇的官員,共同預防“著新鞋行舊路”?

三、航空服務問題

資料顯示,去年,入境澳門的旅客,超過3,070萬人次,但經機場入境的,只有約207萬,占入境總數不到7%,低於國際標準的30%。航線數量的不足,不方便國際旅客來澳。

三年後,澳門航空專營權到期,航線專營權怎樣處理?開拓國際航線,有無好的措施?有建議認為,如果可以出台措施,鼓勵航空公司,往返內地城市的國際航線,經停澳門,相信方便更多國際旅客來澳,但其中需要調整國家涉及澳門的航權政策[1]。這個建議,相信只要澳門提出請求,國家會認真考慮。司長可不可以研究下?

澳門機場,雖然是國際機場,實際上只有地區性的規模。在華南地區的航空市場中,珠三角200公里範圍內,有香港、廣州、深圳、珠海四大機場。未來,港珠澳大橋、香港機場第三條跑道、粵西機場的建設、珠海機場開通國際口岸,面對激烈的競爭,澳門機場怎樣定位,怎樣錯位發展?

四、關於電訊問題

今年來,社會各界強烈要求下,澳門電訊終於調低互聯網、專線收費,一句:“可以做都做晒啦!”好似交咗差,但業界反映,降價講多過實際,質疑政府的批核標準。核心的問題,包括特許合同的續約,特許資產的情況,怎樣真正創造公平的市場環境,司長,可不可以介紹一下?

其中特許資產,我記得去年辯論時,司長話會公佈,但之後又話需要研究,目前研究的情況是怎樣?經濟財政辯論上,對於特許資產的清單,財政部門話電信部門會掌握。司長,電信部門掌握的情況是怎樣?長遠來講,特別是將來收回資產後,怎樣做好規劃,怎樣去管理、使用?消委會2008年的研究報告,建議成立一間獨立的資產管理公司,將管理和使用分開,給經營者都可以公平申請使用,絕大部分業界都表示支持,司長的看法又是怎樣?

追問的問題:

好多謝司長,昨日答咗我的問題,但關於電信,我講的“交差”,是指CTM,不是指司長,相反,司長做咗好多工作,好值得肯定。關於航線經停澳門,局長昨日話,澳門只是一個地區好難去做,這個我都知道,但是咪難就唔使做?當然還有其他複雜問題,但如果積極作為,主動尋求國家去爭取,以今時今日國家對澳門的支持力度,相信不是絕對沒可能。

另外,我想再追問一個掘路問題,現時的掘路工程,遍地開花,塞車等問題,市民好大意見。我這裡有一張圖,顯示是今年825日全澳工程情況,總共120多項,密密麻麻,澳門就好似一個大地盤。司長早前話要分散全年掘路,修法夜晚掘。其實都系要掘,好難根本解決。城市發展,掘路、搞建設好難避免,關鍵在於,怎樣通過有效協調,減少重複掘路,怎樣利用先進的技術,將擾民程度減到最低?



[1]國家需放寬對外航以澳門為中間點延伸至內地的第5航權,即中間點權或延遠權。某國或地區的航空公司在其登記國或地區以外的兩國或地區間載運,但其班機的起點與終點必須為其登記國或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