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議政論政>> 施政辯論

陳明金 2017年度社會文化範疇施政方針辯論

 

 2017年度社會文化範疇施政方針辯論

陳明金  20161201

1. 關於旅遊

1.1開發多元旅遊產品不能只叫口號

澳門致力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今年制定了五年發展規劃,司長主管旅遊範疇,任重道遠。翻看連續3年的施政方針,一個《旅遊業發展總體規劃》要搞足3年;“論區行賞”步行路線、“一程多站”年年講;社區旅遊、休閑旅遊、海上旅遊輪流出場;除了大賽車、煙花匯演、音樂節、花車以及拉丁大巡遊,今年又多了一個影展;以5元沙律菜、10元三文治“鬥平”的“雅文湖畔”,頭先司長講要交給市場,這個是好事;使大錢建造賽車博物館、搬遷葡萄酒博物館等,都寫入了施政方針,並強調:按“五年規劃”中旅遊發展的目標,致力開發多元旅遊產品。

由以前的“澳門就是與別不同”,到今年的“感受澳門無限式”,請問司長,在一連串的口號、行政決策的背後,有無評估、總結成本效益?

 

1.2海洋旅遊如何搞

中央劃定澳門85平方公里水域,五年規劃只提到“海洋旅遊”四個字,澳門的85平方公里水域,雖然資源相對貧乏,但大過陸地超過兩倍。中國人有句古話“靠海食海”,香港、廣州、中山、珠海等地,海輪、各種觀光船、遊艇早已成行成市,成為各地的旅遊品牌。

我這裡有幾張圖,想交給司長,是有關“張保仔”中國古帆船的,它每天日夜航行,停靠中環、尖沙咀、灣仔、紅磡公眾碼頭,讓無數的遊客在45分鐘内觀賞了維多利亞港的美景,成為香港知名的旅遊品牌。

據瞭解,第二隻“張保仔”中國古帆船,將由澳門造船師傅“球叔”在珠海製造。建議司長,去香港坐下“張保仔”,去珠海、中山睇下澳門人的造船廠,返來之後,碼頭如何健全完善、航道如何安全、內涵如何包裝宣傳和推廣?內港碼頭是否還可以用?路環碼頭如何改造?大到用不完的北安碼頭,如何充分利用?可能都會有所啟發。結合司長在方針中提出的,支持業界推出環繞澳門半島、氹仔、路環之間的海上觀光旅遊項目。本人想講的是,一項決策的推出,如果只是政府獨唱,民間和寡,多數都會失敗,不知司長是否認同?

2. 關於醫療

2.1 醫療投入效益

司長上任後,非常重視澳門的醫療衛生事業,提出醫療建設光輝五年一間醫院當兩間使用等口號,並切實加大對醫療的投入、建設,兩年來,取得一定的成績。正如司長在方針中提到(239),同2010年相比,2015年,山頂醫院門診、急診、衛生中心的服務量增加了三成,輪候時間也相應縮短。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2010年,政府在醫療投入預算為24.8億,2015年是64.3億,投入增加了1.6倍,明年的預算是81億。司長透過增加醫療投入,回饋社會民生的政策方向,值得支持,但是,公帑投入並非不計成本,在財政收入減少的情況下,司長是否應該重視資源利用的效益評估?

 

2.2 推進電子政務、智慧醫療

推行電子政務,縮短行政流程,是目前政府大力推進的工程。司長明年的方針,訂立了“智慧醫療”的目標,包括構建首階段的電子病歷。如果同鄰近地區比較,澳門離智慧醫療還有較大的距離。香港在十年前已推出病歷互聯計劃,台灣2008年開始推動電子病歷計劃。澳門的電子化服務,除了司長剛剛上任時推出的病人分流系統,居民可以實時查詢輪候情況之外,連電子掛號、預約等基本的服務都未能提供。請問司長,可否優化現有的系統,增加電子掛號、預約服務,縮短居民在現場輪候的時間?

 

3. 關於教育

3.1 中葡雙語人才

澳門建設中葡商貿平台多年,但政府缺乏遠見,對中葡雙語人才的培養不夠重視,無長遠規劃。一直以來,政府、民間對中葡雙語及專業人才好渴市。行政長官日前就表示,政府還要聘請126名中葡雙語翻譯員。未來,要組織更多澳門、內地企業參與葡語國家的商貿活動,以及協助更多葡語國家企業到澳門、內地參與商貿活動,預示著社會對中葡雙語人才的需求,特別是對金融、法律、會計等專業中葡雙語人才的需求,將越來越大。司長明年的方針,提出了不少支持葡語發展的措施。在這裡,可不可以講一講,政府未來對中葡雙語及專業人才培養的具體規劃,以更好地配合中葡商貿平台的建設?

 

 

 

追問: 離島醫院及相關公共工程進度協調

在離島醫院落成前,政府通過增聘醫護人手、增設夜間專科門診,延長專科門診時間,作為過渡措施,將“一間醫院當兩間使用”。但是,離島醫院的進度比較緩慢,意味著過渡措施要不斷推後,由此增加的醫護壓力,引起一定怨氣。

工程進度的快慢,雖然依賴工務部門,但作為用家,有責任做好部門間的協調,以及部門內部的統籌。比如,預算100億的《完善醫療系統建設方案》,除了離島醫院,還有公共衛生專科大樓、九澳康復醫院、各區衛生中心,另外還有傳染病大樓、醫學專科學院等項目,衛生領域的公共工程,可以講全面開花。幾項重大公共工程集中動工,工程進度可能相互影響,司長,有無同工務部門及衛生部門內部做好統籌協調,工程按照輕重緩急先後開展,避免“一窩蜂”上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