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媒體報導>> 新聞剪報

【現代澳門日報】陳明金抨環保局缺應對緊急事件處理

  【本報訊】污水處理廠停運三天,屆時將有四十八萬立方米的污水不經處理直接排到黑沙灣沿岸,對此,政府非但沒有應急預案,盡量縮短工期,將污染控制在最小範圍,反而仍然按照每天八小時工作制開展維修工程。環保局這種沒預案、沒評估、沒交代的做法受到強烈抨擊,在輿論壓力下,政府終於修正搶修方案,將二十四小時開工以最快方式搶修。無獨有偶,二零一五年黑沙環曾因港珠澳大橋工程令海面形成「崛頭路」,導致水流循環不順,加上污水、垃圾的排出造成惡臭。為官者如果體驗過當時附近居民的處境,通過評估當會慎重制定搶修方案,無奈行政當局善健忘或者根本無視居民的疾苦,缺乏應對緊急事件的敏感度以及將負面影響控制到最低的意識。

  環保局在回收電池的處理上也令社會質疑當局的做法「和稀泥」,政府分三階段推出四百個廢舊電池收集點,本是好事,但有頭無尾,事前沒有制定如何處理回收電池的預案。當有媒體問及才回應表示,「現時澳門產生之廢舊電池不足以形成一個回收產業,現在所回收的廢棄舊電池會運往澳門特殊和危險廢物處理站,以適當比例的水泥、水、螯合劑等一起攪拌作固化處理。」再受質疑時,則表示將通過粵澳區域合作處理;當再被質疑內地已經禁止進口廢舊電池,政府再次改口要將其運往韓日做回收處理。廢舊電池回收利用政策接連受質疑,環保局被動應對,同時也讓人質疑,在澳門適用多年的「三色桶」分類回收的廢物,是否也只是走過場,結果都是殊途同歸直接到堆填區填埋?

  為此,議員陳明金提出如下質詢:

  一、政府有無評估連續三日不經處理的污水直接排到黑沙灣沿岸會造成什麼後果?制定每日工作八小時搶修方案的官員,缺乏將負面影響降到最低的處理緊急事件的基本意識,有關官員的能力是否應該進行再培訓?

  二、環保局處理廢舊電池回應被動,究竟在推出「廢舊電池收集計劃」時有無回收再利用的方案?運往韓日做回收處理是否已有定案?

  三、其他正在分類回收的紙張、鋁罐、膠樽及玻璃樽等物品,究竟是如何處理的?有無詳細的數據佐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