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議政論政>> 議程前發言

宋碧琪促革新公立醫院行政化體制 促進優質醫療健康發展

 時間過得好快,眨眼間,醫療「光輝五年」已過去一大半時間,經過兩年多的改善,不能說本澳醫療服務一點進步都無。但從病患實際求診情況下,過去不少老大難問題,仍然持續性存在,值得警惕。

本澳醫護人資嚴重缺乏,專科服務質素不足,輪候時間長,已是不爭的事實。長遠解決醫護人資問題,必須要系統謀劃,科學統籌,絕不能靠臨渴掘井式的應對。過去,當局提出“一間醫院當兩間用”工作目標,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量直線上升,加班幾乎成為常態,嚴重缺乏必要休息時間。

辛苦付出同時,職業晉升制度又無法同步完善,大大影響士氣。《醫生職程制度》規定,公職醫生每五年就可晉升一次,但不少專科醫生服務超過十年,也未能獲得晉升。按照新晉升制度,除原有的資歷審查外,還需接受專業知識考試。本來日常工作已經繁瑣勞累,又要兼顧到業餘專業學習,壓力山大;而且工作上因溝通不足又容易造成醫患矛盾,這是任何人都不願看到的。

不同於一般公職部門,醫療是個技術性很強的專業問題,在人員招聘管理、日常運作方面具有相對獨立性。以衛生局及山頂醫院目前這種完全行政化的管理體制,醫護在招聘、晉升、薪酬管理、行政管理等方面,很多時候受到繁瑣的行政思維和框架制約,很難將精力完全專注在專業工作上。

現時醫療公共開支水漲船高,而短期內醫護培訓又無法滿足實際需要,在招聘制度上,為何不能創造多一些條件和機會,吸引足夠高質素專科醫生來澳,舒緩下目前的醫護壓力呢?公立醫院內部管理改革上,為何不適度行政鬆綁,減少不必要的行政約束,讓醫生能以更好狀態專注於醫療專業技術上呢?

醫療「光輝五年」尚有一半路程,在醫療人資培養和人員招聘、管理、晉升體制等方面,未來可做的工作還有不少。醫學界有一句俗語 “醫者不自醫”,因為有顧慮,容易影響客觀診斷。從醫治病人角度,的確具有一定道理,但作為醫療事務行政管理者,對於醫療體制的重病頑疾,如果也同樣抱有這樣想法,對於真正提升醫療質素,改善市民就醫環境,就未必是一件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