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媒體報導>> 新聞剪報

陳明金質詢泳池管理安全措施
【澳門日報】就○六年仔嘉模泳池發生泳客遇溺事件,立法議員陳明金書面質詢當局如何監管提供救生服務的實體?其能否按照合同條款的規定並履行義務,當局如何評估?當泳客遇溺死亡後,其賠償責任究竟由政府負責抑或由負責救生服務的企業承擔?

    質詢指出,今年七月七日第廿七期《澳門特別行政區公報》第一組,登了行政長官於同年六月三十日作出的第一九四/二○○八號行政長官批示,該批示許可與本澳一間名為浪濤行企業訂立向體育發展基金提供體育發展局轄下游泳池救生員服務的執行合同,金額為三百三十七萬九千○五十澳門元。

    在二○○六年六月,由體育發展局管理及經營、位於本澳仔的嘉模泳池發生一宗泳客遇溺後失救致死的事件。當時,為該泳池提供救生員服務的實體就是浪濤行。

    在上述泳客遇溺事件中,死者的家人一直質疑當時負責執行職務的救生員不具救生員資格,不懂扣喉、人工呼吸、心外壓和心肺復甦等拯救措施;年齡超過六十歲,身體瘦弱,沒有足夠體力履行救生員的工作;而且沒有謹慎履行救生工作。

    目前正值炎夏季節,各公共泳池全面對市民開放,作為政府指定負責泳池救生等安全措施的企業救生員,其專業資格及專業操守究竟如何,無疑將關乎泳客的安全,責任重大,不應等閒視之。為此,立法議員陳明金提出書面質詢如下:

    (一)二○○六年六月,在仔嘉模泳池發生泳客遇溺後失救致死的事件,死者家屬一直據證力指與當時負責執行職務的浪濤行救生員不具救生員資格,不懂拯救措施,沒有謹慎履行工作有直接關係。雖然這只是死者家屬一方面的指責,不過,即使如此,在案件仍處於司法訴訟的階段,當局仍將該泳池的救生服務繼續判給涉案的浪濤行,其考量的依據為何?

    (二)當局在選擇提供救生服務的實體時,對該實體及其安排的救生員,在形式及實質上的標準要求如何?

    (三)在訂立合同後,當局如何監管提供救生服務的實體?其能否按照合同條款的規定並履行義務,當局如何評估?當泳客遇溺死亡後,其賠償責任究竟由政府負責抑或由負責救生服務的企業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