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媒體報導>> 媒體採訪

好議員 有心有力

 

 

隨著第四屆立法會直選日期的臨近,社會普遍關注如何能夠選出廣大市民普遍認同的好議員。有時政評論員認為,隨著市民的綜合素質提升,民主意識的逐步強化,市民對議員的要求將會越來越高,好議員已不局限在所謂的社團領袖、既得利益團體的保護者,更不局限在只會講官話、空話以及“只放火,不救火”的人身上。好議員需要有很好的綜合條件,除了要精通議政、進言獻策、能言善辯, 有能力、有智慧, 敢於監督政府針砭時弊之外;更重要的是對社會、對市民要有心有力,能付出、肯付出,敢承擔、真承擔。


根據基本法的規定,現時的澳門立法會包括正副主席在內只有29位議員,其中直選的只有12位,其他的包括7位官委議員和10位間選議員。這種特定的前提,導致澳門議會的大部分議員並非由全民投票選出,市民在評論誰是好議員這個問題上,焦點自然而然的就集中在民選的12名議員身上,雖然答案不盡相同,但是越來越多的市民都認為,作為民意代表,越來越需要綜合素質,議員首先要具備精於參政議政的能力,在能言善辯的基礎上應該有智慧,監督政府依法施政,不能流於空談及獨沽一味的批評甚至是謾駡,尊重客觀事實並給出有用的意見和建議是起碼的事。試想,由行政長官委任的議員,一任四年,只知道在議會上向政府提出問題,無法給出解決問題的意見或建議,儼然濫竽充數,充其量只是法案通過時做個舉手機器,佔一席而已。又或者另有官委議員,可能深知議員身份乃皇恩所賜,在議會上,凡是批評或反對政府的聲音,勢必反之,保皇黨的嘴臉一覽無遺,這種議員可能只有政府喜歡,除此之外,剩下的可能只有討厭兩個字。


至於間選議員,比起直選議員要舒服得多,首先在選舉事宜上就不必大動干戈,私下“通氣”,甚至可以明目張膽地收買社團票源,“共同協調”之下,十個議席被瓜分,參選者人人自然當選。雖說十大議員均來自不同界別,各自號稱代表不同界別人士的利益,但可惜的是,那些不同界別所屬的基層人士,可能根本不知道尊貴的議員是個啥人,更不知道這啥人何以變成自己的代表。難怪有市民說,“間選議員是間接選上的,所謂界別市民的利益與他們也是間接的關係,愛理不理是自然的事。”


老百姓評好議員愛在直選議員中挑是情理中的事,那麼,過去的又或是未來的直選議員,究竟哪些是好議員?答案雖然不一,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並不可能個個都是好議員。至於過去的,遠的不說,最近的第三屆立法會中的12名直選議員各自的表現又如何?由近4年的表現,市民可以看到,有的議員只是扮演“放火”角色,不論什麽議題都小題大做,只會吵甚至罵,終日將自己扮演成“民主鬥士”,企圖挑起社會甚至是民族矛盾,引狼入室招攬外部勢力企圖幹預澳門內部事務,到處“放火”,卻並不“救火”,即使是民生議題亦然,為民服務只是紙上談兵,畫餅充飢,提出問題卻不求解決問題,也就是說,他們只是認為,只要把問題提出來,能否解決,怎麼解決,與其一概無關。


而另有些議員,總是圍繞自己的利益集團發聲,只要是關乎自己所代表的團體,不論政府現在怎麼做、將來如何辦,這也不是,那也不是,一味的批評,仿佛自己的利益團體永遠都是對的,只知索取,不知回報。


上述這些議員甚至是用著政府的公帑為自己的議員角色裝扮,“拿你的,用你的,罵你的”,說來真有意思。然而,無論如何,這些議員在為民服務的道路上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蜻蜓點水——點到即止”,不肯付出,不敢承擔。有議員號稱4年受理一萬宗個案,難怪有網民戲弄:“如是,今年足不出門也可當選!”


下月20日選出的議員又如何?雖然,目前鹿死誰手尚言之過早,然則,從參選人的舉動可窺一二,有人膽大妄為,公然在非宣傳期違法派發印有組別序號、姓名、相片的宣傳品,並口出狂言“只有我敢做”,如此目無王法的人,怎該做個立法者?


還有參選組別,假公濟私,用著政府公帑違法印製派發宣傳品,卻厚顏無恥辯駁是內部事宜,這類過去每屆立法會選舉都搞小動作的既得利益團體,此番嘴臉真是賊喊捉賊。


作為廣大選民,澳門回歸十年,雖然綜合生活素質仍有待提升,但經過十年的社會大發展,選民的眼界開闊了,對心目中的好議員的要求自然不同以前,誰是好議員,很多人心裡早就有數。